筱紫

【叶蓝】此生不渝(下)

*大量私设,小蓝私设是理工
*微虐,BE,已完结
*作者第一次写文,有不对的地方请一定要斧正啊,感谢各位大佬(^ω^)
----------------------------------------------------------------
                        【五】
    8月中旬,许博远开始收拾东西了,他今年要去苏黎世留学了。
    许博远看看清澈的天空,蓝色映照在他同样清澈的双眸中。

    不舍,留恋。

    他从三岁就在这座城市,时光随雨水洗刷着他的一生,挫折、跌倒、坚持、欢喜、奋斗、成长和信仰一同蓬勃生长着,自己从那个小小的孩童到现在的青年,这所城市陪他一同长大,现在当真要离开,真心不舍。
    不舍的,还有荣耀。
    他已经辞了蓝溪阁的职务,好在公会并没有让他上交蓝桥春雪的账号卡。
    虽说外国也是可以玩荣耀的,但是终归是少了些许在中国的氛围。

    而且,还少了那个人,叶修。

    笔言飞也要出国,而且也是同一所大学,只不过笔言飞由于家庭原因,不和许博远一起去,看着许博远一脸纠结,他一下就明白了,拍着许博远的肩说:“老蓝啊,去表白吧,给叶修。”
    笔言飞的话正中许博远的纠结处,笔言飞叹了口气接着说:“不表白的喜好那算什么爷们儿,他就算拒绝了,也他妈无悔了!”
    本来许博远是要在荣耀里表白的,但是一个电话冷不丁的打了过来。
    那是个陌生号码,许博远下意识按了接通。

    “喂?”

    对方半天没作声,许博远都想把电话挂了来着。

    “小蓝,是我。”

    许博远心里一颤,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叶,叶修大神?!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找手残啊。”
    原来是喻队。
    “那个,有什么事吗?”
    “小蓝,你什么时候启程去苏黎世?”
    “明天,怎么了?”
    “再怎么说你作为我们兴欣的首席保姆,哥这兴欣前队长也得去送送你啊,再说哥的航班又比你晚是吧……”
    “别跟我提保姆那回事,不对……什么你的航班?什么意思?你不是要带国家队领队吗?难不成……”
    “是的,最终确定在苏黎世比赛。”
    许博远已经高兴的要跳起来了。

    第二天,飞机场。
    许博远拖着皮箱,站在侯机厅里,他在笔言飞的坚持下穿的相当……额,青春。白色衬衣随着轻风稍稍飘起一些,锁骨隐隐约约露出,卡其色休闲裤更显出修长的双腿,本来他就长得几份清秀,再加上这身装扮,更是一种青春美少年的节奏。
    手机响了。
    “小蓝,在哪呢?”
    “哦,我在侯机厅,就是有个麦当劳旁边。”
    “好,我看到你了。”
    嗯?
    许博远回头,一眼认出了叶修,叶修高他半个头,显然也是特别打扮了的。头发理整齐了,叶修穿着一件蓝色纯色衬衫,一条牛仔裤,一点都不是他平常的风格,其实全是沐橙配的。
    “叶修大神。”
    “哟,小蓝。”
    于是,莫名其妙陷入安静。
    “大神……”“小蓝……”
    两个人异口同声,不由得低低笑了笑。
    “那我先说吧小蓝。”
    小蓝点点头,其实此刻心脏叶有一种莫名的预感,所以他要先说。
   
    “小蓝,我今天来,不仅是为了送你,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我要告诉你。”

    “我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对你,有了不同的心情 或许是绝色在兴欣时,或许是在和你做交易时,或许更早,在你第一次告诉我你是蓝河时。那时我还没有察觉,直到那一天,我们初遇,在对上你的眼睛的一瞬间我就明白了,我对你的这份感情。”

    “来的时候沐橙让我背了好多表白的话,我现在一句也不记得了,但我要告诉你,我喜欢你,你是我喜欢的第一个人,也是唯一一个。”

    叶修说完了,就算是面对一对三都没有手抖过的叶修,此刻手却在颤抖,就算是这位荣耀大神在表白时也不由得紧张,紧张到颤抖。
    躲在一旁的兴欣众人没有人说话,沐橙默默替叶修抹了一把汗。
    所以叶修紧张也是有道理的,毕竟他现在这事儿,对方是男性,要是搞的不好,叶修被打都有可能。
    完全不知道叶修是来向男人表白的兴欣众人,在刚看到对方是个男人时都吓傻,枉是见过不少世面的老魏也吓呆了。
    而许博远,他低着头,叶修看不清他的眼睛,也不知道他的反应。

    叶修心里一沉,完了,他想。

    看许博远低着头,叶修还是试探性问出口,声现复杂,有隐忍,有失望,更多的则是温柔和倾慕。
    “小蓝?”
    许博远仍未抬头。
    叶修慌了,即使是不可一世的他现在也顿生一种无力感,这种手足无措让他的心很慌。即使是能说会道如叶修此刻也只能节节巴巴的吐出几句话:
    “小蓝小蓝,对对不起,是,是我太唐突了,让你犯难了,你要拒绝就随便说,啊,不对,呸,总之总之……”

    “噗嗤。”

    正在叶修这辈子最纠结的时候,突然从低着头的许博远穿出一声突兀的笑声,叶修愣住了,许博远猛一抬头,叶修看到许博远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就明白了,自己被耍了。
    许博远当真是一直在憋笑,都快憋出内伤了,还笑得眼泪直流,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身体都在颤抖,他颤颤巍巍地说:“大、大神,原来你也可以这样啊,哈哈哈哈哈……”
    叶修一脸黑线。
    果然,心脏自有报应时,活该。

    许博远看叶修黑着一张脸,总算是抹了抹笑泪,恢复了正常的微笑。
    但这微笑中,藏着更多的东西,某种名为爱的混合物。

    “叶修。”

    许博远郑重的交出了这个名字,轻轻的,又重重的。
    他看着叶修,目光中就已经满含了他的心情。爱慕,温柔地在两人目光中传递着,热烈而忠贞,豪不掩盖,豪不躲藏,仿佛对方就是全世界。
    能拥有你,我已无求。
    叶修笑了,不是欠揍笑,不是心脏笑,而是一个纯粹的笑,因为格外幸福,因为格外欢喜而单纯的笑着。
    一个目光,我已明了。

    “我爱你。”

    许博远轻轻的在叶修脸颊上亲了一下,两人的耳根都变的通红。
    叶修闭上眼睛,同样轻轻地吻了一下许博远的额头。
    “请乘坐飞往苏黎世的CH1470航班的顾客注意,还有十五分钟将关闭检票口,请还未检票的顾客抓紧手时间,谢谢。”
    “飞机要走了。”
    “嗯。”
    “那我先走了,网上聊。”
    许博远还挂着红着的脸,小心翼翼的拉皮箱。
    叶修向前一步猛地将许博远送入怀中,紧紧抱住他,而又小心翼翼地像是在保护自己的生命。
    “一路顺风。”
    “嗯,放心吧。”

    随着飞机轰鸣声响起,飞机启程了。
    而一边,兴欣众人都是一副八卦脸,每个人的脸都写满了呼之欲出的“嘿嘿嘿”。
    “抱得千金归啊,老叶,牛得很啊。”老魏一脸猥琐。
    同样猥琐的还有方锐:“哟,可以啊,我们都以为你要失败扫地回家并被赏十几个耳光了呢,居然成功了。”
    “叶修,”沐橙总算是比较正常的了:“他是谁啊?”
    对啊,是谁啊?
    其实这才是众人的关键问题。
    “唐柔,包子,你们认识。”
    被点名的两人就更懵了,在确认不认识之后,两人坚定的摇头。
    叶修一脸心脏笑,用嘲讽的口气说:“十区刚开服那会儿,有个叫蓝河的记着不?”
    听他一说,连沐橙都记得了。
    “我靠,那都多久之前了,那会儿就惦记上了啊,禽兽啊你!”方锐再次被某心脏叶给吓到了。
    事实证明,叶修的心,真不是一般的脏。

                       【六】
    刚表白成功的叶修同志本来应该很喜悦的,但是不知为何,他总有种不安。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心怦怦直跳。
    “你他妈那纯粹神经过敏,表白成功出乎意料兴奋过度。”老魏不以为然如是说。
    叶修点点头,也觉得自己想多了。
    窗外灰蒙蒙一片,大雨将至似的,夏季的热气在大雨前显得闷闷的。
    “我靠,这破天气要磨死人。”陈果队着窗外埋怨到。
    “下面播报一则紧急新闻。”
    电视里女主持的声音一响起,叶修的心就不停的噗通噗通直跳。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今日上午九点从我国g市起飞的前往苏黎世的CH1470航班在飞至西班牙上空时遇强气流,不幸坠落,全机包括空姐和机长在内245人全部遇难。”

    “咔拉”

    叶修手中的玻璃杯掉在地上变成了碎片。
    那是,小蓝的飞机。

    大雨倾盆。

    在那之后,叶修就听不见了。电视里的广播员还在说着什么,他听不见了。外面开始下雨,哗啦啦的雨水声,车轮声,喧闹声,沐橙张着嘴拉着他在说什么,魏深居然一脸正经的冲他吼着什么,包子从后面扯住他,被他拉开了,方锐、唐柔、莫凡拦在网吧门口,被他拉开了,方锐在吼着什么?从没见过他这么愤怒。
    叶修冲进雨里,上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开着,疾驰而过,雨水与飞驰的车轮碰撞摩擦发出什么参差的声音。
    他说了什么?他只记得嘴唇在动,出租车师傅说了什么,他听不见了。
    车停了,出租车师傅举着伞,送着他往前走。

    这是哪?
    这些人都在说些什么?
    他为什么在这儿?

    多久过去了,叶修不知道。出租车师傅说了什么之后就走了,紧接着苏沐橙、陈果、包子、老魏、方锐、唐柔、莫凡都来了,为什么他们来了,还都很哀伤的看着他。
    这个地方陆陆续续进来好多人,叶修知道很喧闹,但他听不见。
    一个小伙子进来了,貌似是个管事的。他的嘴一张一合的,貌似一种在说着什么,叶修是一句都听不到了。
    只是每过一下,就会有人突然跪倒,捂脸仿佛在痛哭。
   
    这些人为什么这么伤心。

    “许博远。”

    三个字清脆的被念出,叶修灰暗空洞的眼睛突然一颤。
    他听到了。
    是的,他一直清晰的听到着。

    沐橙说,叶修,不要走,我只剩你一个亲人了,哥哥!
    魏深说,老叶你给我站住,怂个屁,你还有我们兴欣!
    方锐说,叶修你他妈还没给兴欣扩招呢,还没带领国家队,你不准走!
    电视上的女播音说,请遇难人员家属前往飞机场。
    出租车师傅说,小伙子节哀顺变,不要郁结于心,身体要紧。
    而他,叶修说,师傅,去飞机场,要快。
    他为什么要来?
    因为这里有他的生命,他的全世界。
    小蓝!!!
    啊!!!

    叶修本来站着的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一路上他自欺欺人,又何尝不痛苦?
    直到许博远三个字从空气的空隙中穿过来,如当头一棒般打在他的头上,颤抖了他的灵魂。
    他的小蓝,他的许博远。
    就这样消逝了。
   
    兴欣众人赶忙去拉他,莫凡和方锐一起把他按在座椅上,叶修煞白的脸更加惨淡,他低着头,也不作声。
    沐橙担心的看着叶修,想说什么,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
    “沐橙……”
    叶修的声音格外沙哑,听到这一声的陈果不禁颤抖。
    这是怎样一个直击灵魂的声音。
    “嗯,我在。”沐橙抹了抹呼之欲出的眼泪,强作欢笑着回答。
    “我走出兴欣时,你,喊我什么?”叶修静静的看着沐橙,瞳孔空洞而苍白,目光完全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暖意。

    这样的目光,苏沐橙只见过出现在叶修眼中两次。
    第一次,是沐秋死时。
    第二次,就是现在。
    而不同的是,这一次与上一次相比,充满了绝望。
    这目光中的绝望是那般深沉,让人如入冰窟,让人灵魂都在颤抖。

    沐橙颤抖的回答着:“哥,哥哥。”
    “嗯,”叶修强扯出一丝不含任何笑意的笑:

    “妹妹。”

    苏沐橙的手颤抖了一下,随即泪珠成串掉落。
    并不是因为激动或是喜悦,而是因为,这一声“妹妹”中,把叶修的内心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传达给了沐橙。
    悲痛、挣扎、绝望一齐涌入沐橙心中,压抑的情感如潮水般涌来,似溺水般的血呛鼻腔,沐橙没有忍住,失声痛哭。

    叶修看着沐橙,没有说什么,只抬头望着天花板,莫凡和陈果轻轻地拍着沐橙的背。
    突然,叶修感觉到有滚烫的液体从眼中流出,划过脸颊,像刀子割伤他的脸。
    是……泪吗?
    他有多久没流过泪了?他想着,摸了摸滚烫的液体。
    他的右手指尖竟染上了红色。
    包子吓得叫了出来,兴欣其他人看过来也吓得了。

    是血,流的不是泪,是血!

   一行人手忙脚乱地擦着叶修脸上的血,叶修还是那副如木头般木讷呆滞的表情。
   陈果重重地叹气,又重重摇了摇头。
   “叶修。”
   一个同样充满绝望的声音响起了,少年拿着个盒子,脸上明显有泪痕。
   “笔言飞啊……有什么事吗?”叶修轻轻地回答着。
    笔言飞从盒子中取出一张纸,递到叶修面前,缓缓地说到:“这是飞机上保险柜里锁着的,遇难者在飞机上写的遗书,老蓝他……有一份是给你的。”
    叶修的心微微一颤,冰冷的手冰冷地接过那张冰冷的纸。
    白纸黑字,清秀的字迹一刀一刀镌刻在染上泪滴的纸上。

    叶修,如果你看到这张纸,那么多半我已经死了。当时我上飞机我就觉得很忐忑,没说想到还真是要坠机了,可能这就是倒霉吧。哎,空姐说还有一分钟就要装箱了,人一急语言就混乱了。
    先从头说起吧,我最开始喜欢上你,是在2023年初,那会儿公会勾心斗角,让我差点就放弃荣耀了。但是当时,我看到了你的名字,君莫笑,我知道你是叶秋,我想了,你在这个年龄被嘉世逼着退役(黄少天告诉我的),还在坚持,还要复出,我有些惊讶,更多的,是感动吧。我在荣耀上问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荣耀吗?你的回答是,荣耀,不仅仅是个游戏,那是你的荣耀。
    当时我的心跳漏了一拍,然后猛烈地跳动起来,突然回忆起最初喜欢荣耀时的心情,那种单纯的快乐,我喜欢荣耀。
    那时,是你让我想起了我的荣耀,也许就是在那时,我悄悄地喜欢上了你。
    叶修,我爱你,你就是我的荣耀,带我走出深渊,带我纵然背负荆棘也要蜿蜒前行,    叶修,你就是我的荣耀,带我走出深渊,带我纵然背负荆棘也要蜿蜒前行,使我步履坚定,使我为活在这世界上而感到欢喜。
    我多么希望还能与你再共度无数个春秋,与你看无数次繁花似锦。但是这样的结局,我也绝不后悔,就算我死后有什么神来告诉我,因为爱你所以才让我命丧于此,我依然会毫不犹豫、奋不顾身地去喜欢你。
    叶修,我走后也要好好活着,带着我的那份一起活下去,照顾好我的父母,我在给他们的信里写了你的事。
    叶修,我好想去苏黎世啊,可惜没有机会了,国家队比赛时,你带我去吧,顺便世荣赛加油!
    到此为止吧。
    叶修,我走了,不要怪我,再见了。
    叶修,我爱你,此生不渝。
                                       小蓝 许博远

    空气里充斥着静默的气息,悄悄地将死生相隔的亲人的留下的最后的爱传递着。
    叶修看完了信,笑了,笑得很轻。他抬头看着笔言飞,他在笑,很温柔的笑,一个笑容仿佛蕴藏着强大的力量,那种足以抵挡生死的力量。
    叶修低头,又小心翼翼地擦拭干沐橙的泪水,沐橙看着叶修的笑,她一下子整个人一松,缓缓地舒了口气,轻轻地笑了。

    “既然小蓝要我好好活着,”叶修站起身来:“那么,我就带着他的那份,一起活着。”

    老魏听了,愣了三秒,猛拍了叶修的肩,说:“说的好老叶,就是要拿出这副不要脸的劲头来!”
    兴欣众人都舒了口气,总算放心了。
    “笔言飞,带我去见小蓝的父母吧。”
    笔言飞重重地点点头,带着叶修想另一边走去。

    小蓝,我绝不怪你。
    小蓝,你才是我的荣耀,让我疲惫的心再次跳动,让我纵然前途坎坷也要孤身一闯,给我无上的力量,给我在这世上最灿烂的光耀。
    小蓝,我会带着你看遍枫叶满山,我会带你看遍花海烂漫,无数个日生日落、昼夜变幻,无数个春生秋落、流年轮转,我都会陪你一起看。
    小蓝,我爱你,此生不渝。

                         【七】
    那一年,风声浅浅,沐橙婚礼。
    雪白的婚纱圣洁而庄重,沐橙的长发被轻轻盘起,她小小的脸上因幸福而染上淡淡的红色。
    “沐橙。”
    叶修站在沐橙身后轻轻唤着,沐橙回头甜甜的笑了。
    “哥哥!”
    “哟,你别,太折煞哥了,沐秋万一来找哥算账才真是……”
    “噗嗤。”
    沐橙轻轻地笑了出来,明亮的双眼轻轻抬起,笑着看着叶修,轻轻说:“你不也习惯了吗?”
    好吧。叶修无奈笑笑。
    “紧张不?”
    “有点,但是更幸福。”沐橙的笑里揉着幸福。
    “那家伙要是敢欺负你,你就给哥说,哥保证教训他。”
    “好啦,不会的。”
    “那,去吧,他在等你。”叶修轻轻拍了下沐橙的肩,沐橙挽着叶修的手,小心翼翼的向外走。

    叶修郑重地挽着沐橙的手走在红地毯上,步履坚定。
    “请新娘哥哥将新娘托付给新郎。”
    叶修将沐橙的手轻轻地而郑重地放在莫凡手上。
    “莫凡,我妹妹的后生就叫给你了,要好好待她。”
    “嗯,我会的。” 一向寡言少语的莫凡郑重地回答。
   
    沐橙眼中眼泪翻滚,好不容易才压回去。
    妹妹,妹妹……
    请让我再叫你一声,哥哥。

    “沐橙,莫凡,要幸福。”
    “嗯。”
    沐橙轻轻地扯了下叶修的衣角,小声说:

    “你也要幸福啊。”

    叶修笑笑,退出场中。
    叶修将右手轻轻放在左胸心脏的位置。
    我知道的,我一直都幸福着。
  
    他活在我心中。

    叶修六十岁那年春天,坐在院子里,阳光小心翼翼地洒在他的脸上,他坐在一棵树下。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油绿的树悄悄的改变了形状。
    树影恍惚,他眯着眼睛,风从他耳侧吹过,一个清澈的声音突然从身侧响起。
    “那个,请问……”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了,世纪大厦怎么走啊?”
    叶修瞳孔,心突然开始噗通噗通地跳了起来。
    他笑了,一如初见,你我少年时。
    少年目光浅浅,温暖如春,清澈的眼睛仿若能看见深邃的宇宙。

    他看到少年眼里的他。
    少年看到他眼中的少年。
  
    “ 在下蓝河,大号蓝桥春雪。 ”
    “ 大神如果要我本名的话…… ”
    “ 如果大神是十赛季冠军,我就暴本名。 ”
    “ 许,允许的许,博,博学的博,远,遥远的远,许博远,这就是我的名字。 ”
    “ 大、大神,原来你也可以这样啊,哈哈哈哈哈…… ”
    “ 叶修。 ”
    “ 我爱你。 ”
    叶修,我爱你,此生不渝。

    小蓝,我爱你,此生不渝。
  
    叶修向前一步,紧紧抱住许博远。
    从此,再也不要分开。
    “大神,我来接你了。”
    “嗯。”
    叶修低头,轻轻地将嘴唇贴在许博远的唇上。
    迟来的吻。
    最后的吻。
    永生永世的吻。
    我爱你,此生不渝。

    那一天的春日骤然雪絮纷飞,春雪漫天,世人惊叹。只有很少人知道,有个少年,蓝桥春雪,被另一个人,用着生命在爱他。
    叶修卒于2057年,满天春雪散落一地,他一生未娶。
   


  
   

   
   
   
   
   

【叶蓝】此生不渝(上)


*大量私设,小蓝私设是理科学霸
*BE,已完结
*作者第一次写文,有不对的地方请一定要斧正啊,感谢各位大佬(^ω^)
---------------------------------------------------------------
                        【一】
    “荣耀!”

    屏幕上两个金色大字犹如惊天的一道霹雳,偌大的场馆像突然打碎一个玻璃杯一般爆发出充斥着喜悦与兴奋的嘶吼,欢呼声、鼓掌声、喝彩声、尖叫声、轰鸣声,无数声音竭斯底力一齐迸发,混合在漫天飞舞的彩色礼花中,映衬着闪闪发光的几个大字:
    中国,总冠军!

    选手席上的唐昊和孙翔眼神呆滞,表情显示了他们的内心:匪夷所思,突然孙翔猛掐了唐昊一下,唐昊疼得叫了出来,猛拍了孙翔的背,激动而兴奋的吼到:“妈的,我们就是总冠军,没做梦,你个臭二翔掐的也太狠了啊!”而后两个傻冒抱在一起欢呼。而肖时钦高兴的真的猛一踩地,一不小心竟然踩爆了粉丝飞下来的气球,于是肖时钦开始狂踩气球以表兴奋。

    而在隔音比赛室里,先出来的是黄少天和喻文州,黄少天脸色通红,一出现在视野里就准备开始放嘴炮,结果在走下阶梯的一瞬间腿却一软,眼看就要亲吻大地了,还好喻文州一个眼疾手快给扶着,而脱力的黄少天再也扛不住了,抱住喻文州开始激动的说话,眼角闪出泪花,来来回回重复着一句话:
    “队长队长!我们是总冠军!总冠军!”
    喻文州咧了咧有些干的嘴唇,嘴角溢满了温柔,眼角也充满了抑制不住的喜悦。
    “嗯,少天,总冠军!”

    接着出来的苏沐橙抱住外面的楚云秀,两个姑娘边哭边笑着,晶莹的泪光透着激动的心情。
    所有人雀跃着,每个人都掩饰不住那喜悦的笑。

    而叶修,当他看到两个大字闪现,在他意料之中,然而他还是怔住了,直到黄少天出来,他才反应过来,看看旁边高兴得上蹿下跳、猥琐的不成样的方锐,又看看激动到颤抖的李轩,他习惯性的摸摸口袋,而又再一次想起场馆禁烟这回事。苏沐橙跳着到叶修跟前,漂亮的脸颊因为兴奋而变得通红。
    “总冠军呢。”
    “是啊,”叶修笑着,低头看着沐橙:“打得不错,发挥很好。”
    沐橙笑笑:“那当然,总冠军嘛。”
    叶修也笑了:“是啊,总冠军啊……”

    小蓝,他一定很高兴吧。

    叶修看了看大屏幕,又看向人群。
    人群里人头攒动,人影恍惚,叶修还是盯着观众席,灯光洒在他的眼角里,他的目光不知不觉带着柔光,仿佛揉碎的星点,而星点则小心翼翼地柔化了他不可一世的锋芒。
    他注视着某个人,专注而虔诚,一个目光仿佛倾注了整个生命一般。
    倾慕的、喜悦的、兴奋的、激动的、盲目的、压抑的、贪恋的、无奈的、冷静的疯狂的、炽热的、平静的、热烈的、温柔的、模糊的、清晰的、幸福的、痛苦的、清醒的,还有执迷不悟的,近乎矛盾的情绪犹如各色染料混合在一起,绘出这无法用一个词语准确形容的目光。
    然而实际上,叶修什么也没注视。
    或者说,那复杂的目光终究没有找到那双本应与之契合的双眼。
    叶修叹了口气,很轻,轻的仿佛只是一片羽毛飘落;又很重,重得连灵魂都在颤抖。
    叶修收回目光,看向喧闹的队员们。沐橙将这些尽收眼底,她看着叶修,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

    深夜,灯火阑珊,叶修安静的点燃烟,落地窗外各色灯光参差不齐、随意洒落,雨点轻敲着窗户,叶修将手轻触窗,烟悄悄燃烧着,一缕灰烟轻轻缭绕,模糊了叶修的视线,恍恍惚惚中,一阵衡芜袭来,一个人影仿佛映在了玻璃上,那是个清秀的少年,眼睛尤其的清澈,细碎的刘海随意掩了掩眉眼, 轻轻的笑着,嘴角仿若有阳光一般,只是一个虚影,却让人无比温暖。
    叶修收回手,嘲讽的摇了摇头,轻轻拉上了窗帘,叶修翻身上床睡去。

    梦里,桥陌花开,雪絮纷飞。
    闻有衡芜香,似有故人来。
                        【二】
    那是2024年的春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兴欣,挑战赛总冠军。
    兴欣众人回到网吧继续备战第十赛季比赛。
    叶修搓揉了下手指,在陈果的眼刀威胁下,叼了根烟,走出了网吧。
    叶修吐出一口浊气,靠在一棵树下。

    “那个,请问……”

    一个清澈的声音从叶修身侧响起,叶修拿烟的手稍微颤抖了一下,他自己都奇怪,这声音似乎有某种熟悉感。
    叶修转身,看着说话的人,是个清秀的少年,细碎的刘海稍微掩了掩眉眼。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了,世纪大厦怎么走啊?”
    语毕,少年从手上的便条上抬起头来,看着叶修。
    四目对视间,少年清澈的眼睛毫无保留的展示在叶修眼中,叶修怔住了。

    那眼睛中似乎掺入了阳光一般映着点点金光,黑色的部分又如浩瀚的宇宙一般,星河流转、光点零落,清澈的,深邃的,叶修甚至看到了映倒在对方眼睛中的自己。
    “那个,你……你是,叶秋大神?!哦不,是叶修大神!”
    少年带着激动的清澈声音总算让叶修回过神来,叶修突然觉得少年很蠢萌,调戏似的说:“哟,荣耀粉啊,还是哥的粉丝?”
    少年顿时一幅冷漠脸,一板一眼说:“不,我是蓝雨粉,我粉黄少天。”
    叶修突然觉得这少年很好玩,于是接着不要脸的说:“唉,人长得挺不错的,怎么就瞎了呢。”
    叶修看到少年一幅无语的表情,叶修心情大好,拍拍少年的肩,挑了挑眉毛:“看你是荣耀粉的份上,荣耀教科书亲自送你上公交车,你这个方向是刚好相反的,走去要半小时。”
    少年一脸难以置信翻看地图册,终于悲剧的发现自己走反了。

    “坐45路公交车,在世纪大厦下车就可以了,下车之后你就看得见世纪大厦了。”
    少年向叶修微微鞠了个躬,面色感激的一个劲儿的感谢叶修。
    叶修将手交叉抱在胸前,手指点点手臂,像是打什么算盘似的,笑得狡黠的说:“那感谢的话,不如你告诉我,你荣耀ID,我觉得你声音熟悉得很,说不定我们碰到过呢。”
    少年突然微微一笑,那笑里藏着阳光一般温暖,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更像有水掺揉一般了:“岂止碰到过啊,君莫笑,还抢过野图呢。”
    叶修眼睛微微睁大,笑意更深了:“该不会……”
    少年接着笑着说:“在下蓝河,大号蓝桥春雪。”语音刚落,公交车来了,少年拍拍叶修肩膀,笑容仿佛在说“你没想到吧哈哈”,本来清秀的脸颊突然就带了几份……额,蠢萌。
    “叶修大神,十赛季加油,只输给蓝雨就可以了,再见,我走了。”
    少年快步走上公交车,公交车咔咔响,叶修反应过来时,公交车转过街角,消失在了视线里。
    小蓝啊……真没想到啊……
    叶修看看右手,摊开,又握紧。
    所以叶修第一次见蓝河本人,绝对是一场美丽的意外,不管是对他,还是对蓝河。
   
    而另一边的蓝河,许博远,偷偷捂嘴笑,后而换为大笑,一旁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许博远高兴透了,不为遇见叶修,而是最后叶修那个掩饰的惊讶,没想到在荣耀里被欺负的惨惨的许博远,有朝一日能在现实中欺负一把叶修。
    这叫什么,小人得志。

    叶修回网吧就被陈果教训了一番,身为队长出去偷闲,而叶修居然没还嘴,笑得一脸……额,用唐柔的话叫匪夷所思,用魏深的话就叫淫荡。   
    晚上,叶修上了荣耀,他知道蓝河这个帐号卡已经被上交公会了,于是他径直走去了神之领域,刚巧蓝桥春雪就在。

    “哟,小蓝,白天耍我耍得很高兴嘛。”
    叶修带着调戏意味的声音从许博远耳麦中传来,许博远笑笑,同他说了起来
    “叶修大神不训练吗?”许博远问。
    “当然要啊,先来慰问慰问你啊。”
    “我怎么知道找个人问路就找上你了,再说你开始也没问我ID啊,最后才问的,这怎么能怪我呢?”许博远一幅得意脸。
    叶修笑笑,居然在哥面前嚣张,“小蓝同志,你还是我们兴欣的首席保姆呢,这次是准备跳槽到兴欣的?”
    “什么保姆!!!我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魂,绝对不可能来兴欣的!”许博远说得咬牙切齿。
    “那……”叶修转了转眼珠,露出一幅心脏笑:“你来我们市干嘛呢?”

    然而许博远同志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在某心脏的陷阱里。豪不知情的回答到:“我是去世纪大厦办明年的出国手续的,我户口在这,但我3岁的时候全家就迁到我现在读大学的城市了,所以我完全不知道路啊……”
    “出国?”
    “嗯,出国留学。”
    叶修抽了抽嘴角,突然想起了罗辑。
    “哪所大学?”
    许博远清清嗓子,以表示他的郑重:“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

    苏黎世是许博远最喜欢的外国城市,不仅是宜人的环境,更有无数男生心中的圣地:班霍夫街,金融圣地。
    苏黎世,叶修当然知道,欧洲亿万富翁都市。
    “现在年轻人都这么厉害啊,我说小蓝,你这么厉害,本名叫啥啊?以后你出名了,我也好显摆一下啊。”
    “本名啊,我叫许……等会儿,叶修你居然套路我!!”
    “怎么会呢,小蓝同志,呵哈哈。”叶修丝毫没有被揭穿的不好意思,反而一脸心脏笑。
    许博远哼了一声。一本正经的说到:“就算我告诉你我的本名,我也不会跳槽去兴欣的!”
    叶修一口水喷了出来,这……小蓝的思路发散线路……有点清奇啊……
    叶修无奈笑笑:“那个小蓝啊,你想多了,我其实没这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这下把叶修问到了,总不能说我一时兴起想问就问了吧。
    于是叶修一横,只能背锅:“好吧,我是这意思。”说完,叶修重回一脸心脏笑,接着用调戏的调调说:“那小蓝,来兴欣吧。”
    许博远翻了个白眼,说:“大神,能要点脸吗?”
    叶修压着声音笑了,突然许博远清澈的声音带着耳麦的镃镃声传来。

    “大神如果要我本名的话……”

    “嗯?”叶修的手竟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如果大神是十赛季冠军,我就暴本名。”
     叶修手抖的更厉害了,一向群嘲语音随便开的他,此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博远没有用语音了,迅速的打下一行字:“那大神,没什么事的话,我先下了。”
    于是许博远就迅速下线了。
    叶修怔住了,继而换作微笑,唇角充满连他自己都未留意的温柔。
    他轻轻敲下键盘,一个字出现在对话框里:

    好。
                       【三】
    2025年夏天,昼长夜短,夏日鸣蝉,兴欣,第十赛季总冠军。
    许博远在观众席上,呆呆的望着场上的叶修,叶修面颊有些苍白,手似乎在抖着。
    许博远周围的人都尖叫着,兴奋着,欢呼着,一片混乱而喧哗。
    而许博远只是静静地坐着,静静地注视着他。

    注视着他习惯性的摸摸口袋却什么也没摸到,注视着他被兴欣众人围住,注视着他手指脱力差点摔了奖杯,注视着他和兴欣众人一同举起奖杯。
    许博远的目光很轻柔,如晨曦,静静洒在偶起縠纹的湖面上;又如轻风,悄悄拂过不染尘世的脸颊旁。 清澈的双眸,仿佛能看到深邃宇宙烂漫星空;温柔的笑容,仿佛能看到春暖花开万物蓬勃。
    他的目光专注而虔诚,仿佛倾注了整个生命一般。
   
    坐在许博远旁边的笔言飞看呆了,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
    突然,笔言飞想起了那些女生形容许博远用的话了。
    温柔款款,让你愿意托付感情而不怕被伤害。而被他爱上的人,是何其幸运,因为那个被爱的人,将拥有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世温柔,永生虔诚,他郑重的保证,有他在,这个世界,都在。
    老蓝一定是恋爱了,笔言飞心想。
    那一瞬间笔言飞的脑海被各种八卦问题冲击了,比如老蓝你是不是恋爱了,对方是谁,难道在现场,下次牵出来见见,脱单都不告诉我们……诸如此类的问题,但到最终,话到嘴边却忘了个干干净净,非常奇怪的是,取代这些问题最终出现在笔言飞脑海中的,竟是一句话: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笔言飞觉得自己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了,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就在笔言飞怀疑人生时,许博远开口了:“二笔,问你个事儿。”此时许博远终于把目光收回了,台上正在颁发冠军戒指。
    笔言飞打了个激灵,声线不由自主的颤抖:“你,你问吧。”
    许博远似乎没察觉笔言飞的不对劲,静静看着场中间,语气都轻柔了几份:“二笔,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笔言飞闻言,如当头一棒,不过也好歹缓了口气,至少他没猜错。笔言飞双手拍在许博远肩上,吓了许博远一跳,笔言飞用自以为无比认真的语气说:“老蓝,喜欢就去追吧,兄弟支持你。”
    “谢谢你,二笔。”许博远真诚地笑笑。
    “不过啊……”笔言飞的表情突然变得极其猥琐而八卦:“你看上谁啦,说说看呐~~嘿嘿~~”
    许博远翻了个白眼,给了笔言飞一眼刀,没理他。
    “哟,老蓝,你该不会害羞了吧?~~”
    “滚,我才没有!”许博远脸红了,别过了头。
    笔言飞继续不要脸的调戏着许博远,浑然不觉许博远逐渐变红的耳根。
    “其实……”许博远突然说话了,笔言飞好奇的看着他,等着他说话。
    “其实,我喜欢上的,是个男的。”

    1,2,3。

    笔言飞的瞳孔放大,一脸难以置信,话语磕磕绊绊:“不对啊老蓝,你怎么会直接把这种想法就告诉我了呢,你不是一直脸皮比较薄吗,这么直接我都不适应……”说到这,许博远就又给了笔言飞一记眼刀,笔言飞才恍然:“哦,我知道了,你早就有这想法了对吧,不然你不会这么直接告诉我的,对吧?”
    许博远重重的点点头,向自己好友真诚的笑了。从大一开始的好友,对他已经无比了解,仅仅通过一个目光都能敏锐的察觉到他心中所想的。
    许博远觉察到自己心意到底是什么时候?他记不太清了,只是记得当时自己索然无味地上着荣耀,一遍一遍的看灰下去的君莫笑的头像,而且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这样做。
    直到那个头像突然亮了。

    噗通,噗通,噗通。

    不是任何游戏音效,是他自己的心跳声,不停的响。
    许博远迅速拔下账号卡。他将自己扔在床上,本来就容易炸毛的他,此刻更是脸颊绯红。
    那一瞬间,许博远的明白了,自己对这个人,产生了别样的感情。
    心跳声越发强烈,噗通噗通,在漆黑的夜晚,许博远的心却绽放着烂漫心花,缤纷色彩渲染了他的内心,阳光普照他的心窝,即使是布满灰尘的角落也被照亮,万里心路,此刻,竟遍地红妆。
   
    这,就是所谓爱吧。
    爱,竟是这般温暖。
    他,喜欢,叶修。
    夜晚万家寂静,灯火阑珊,街道人影阑珊,楼道灯黄昏暗,在这个充满梦幻的城市,冰冷的建筑物里,在不知晓的一个小小角落,终于体会到爱的少年的心,蓬勃生长着,不顾一切的,沐浴阳光的,蓬勃生长着。
             
    这天,叶修退役的消息传遍全国。
    像是有预感般的,当许博远看到电视上直播的兴欣召开记者会时,他立马转身上了荣耀。
    果然,君莫笑的头像亮着。几乎同时的,两个人朝着耳麦说了句“喂”。
    叶修愣了愣,轻轻笑出了声。
    而许博远,脸烧得绯红。
    “恭喜你啊!叶秋大神,总冠军啊!”
    “那是,哥的队长,这冠军多简单啊。”叶修摆出那份招牌欠揍笑。
    许博远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提自己本名这回事,说不定大神已经忘了呢。
    想到这,许博远不由得有些失落。
    我靠,你在想些什么,小女孩儿啊!!
    许博远在内心狠狠抽了自己几巴掌。
    就在这时,叶修的声音响起了:“诶我说小蓝啊,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啊?比如说本名啊什么的。”
    许博远隔着屏幕似乎都看到了叶修那张欠揍脸。他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吐出几个字:

    “许,允许的许,博,博学的博,远,遥远的远,许博远,这就是我的名字。”

    话音落了,叶修那边却小小的寂静了3秒。
    许博远正奇怪呢,结果叶修的声音就混着耳麦的电音穿透了过来,直击灵魂。

    “许博远。” 
    
    许博远颤抖了一下,不,应该是颤栗。可疑的绯红爬上许博远的耳根,像一只被发现偷吃的兔子。
    “嗯。”     
    叶修唇角上扬,顿时笑得极其心脏的说:“还是小蓝叫着顺嘴,小蓝啊,本名我都知道了,来兴欣吧,怎么样。”
    许博远额头上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愤怒标志,刚才的娇羞全部消失,吼到:“大神要点脸行吗?!!” 
    “哈哈。”
    “等下,大神,你不会之后就回来继续玩网游吧?”
    “那当然了,不然干什么。”
    叶修清晰的听到了对方喷水的声音,心情莫名的好。
    许博远又想起了那曾经被君莫笑所占据的恐惧。
    聊来聊去的,曾经的熟悉感又回来,仿佛又会到了那时第十区的君莫笑和蓝河。

    而由于全程叶修笑得太……春光满面,魏深翻了个白眼,无奈摇头,表示叶修没药救了。而包子、陈果都一脸匪夷所思,方锐吓得手上的杯子掉地上都浑然不觉。
    “我靠老叶,你……你中邪啦?”方锐颤抖问到。
    “放屁,”老魏深邃的一笑:“他那明明就是发春了,老夫见的多了。”
    “啥?不会吧,老大你看上谁了?”包子质疑的问。
    唐柔轻轻点点头,莫凡没有说话,但是也向这边望。
    “怎么了,怎么都这么一幅……面如死灰的表情啊?”苏沐橙从一楼上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沐橙啊,你看看叶修。”
    沐橙静静的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叶修,也沉默了。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沐橙叹了口气。
    “哟,各位看着哥干吗啊?”终于反应过来众人在看他的叶修说,就连那副鬼畜笑都没来得及收回。
    “虽然哥知道哥长得帅,但你们不用……”
    “叶修。”
    陈果打断了叶修,兴欣众人一齐向叶修靠拢,每个人都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叶修,老实交代,是不是脱单了?”
    闻言,叶修愣了三秒,而后很不给面子的心脏笑,勾着唇角说:“暂时没有。”
    “暂时没有?什么意思?”陈果一脸疑惑。
    “就是说,”沐橙搭话了:“已经有了追求对象……”
    “只是还没追到。” 老魏十分不以为然的补刀。
    “也可能是完全不知道怎么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锐再补一刀。
    叶修依旧那副心脏笑,然后猛拍了方锐和老魏的背。
    “哥告诉你们两单身狗,”叶修笑得让方魏两人毛骨悚然:“看哥火速拿下,然后牵来天天秀给你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