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紫

【叶蓝】此生不渝(上)


*大量私设,小蓝私设是理科学霸
*BE,已完结
*作者第一次写文,有不对的地方请一定要斧正啊,感谢各位大佬(^ω^)
---------------------------------------------------------------
                        【一】
    “荣耀!”

    屏幕上两个金色大字犹如惊天的一道霹雳,偌大的场馆像突然打碎一个玻璃杯一般爆发出充斥着喜悦与兴奋的嘶吼,欢呼声、鼓掌声、喝彩声、尖叫声、轰鸣声,无数声音竭斯底力一齐迸发,混合在漫天飞舞的彩色礼花中,映衬着闪闪发光的几个大字:
    中国,总冠军!

    选手席上的唐昊和孙翔眼神呆滞,表情显示了他们的内心:匪夷所思,突然孙翔猛掐了唐昊一下,唐昊疼得叫了出来,猛拍了孙翔的背,激动而兴奋的吼到:“妈的,我们就是总冠军,没做梦,你个臭二翔掐的也太狠了啊!”而后两个傻冒抱在一起欢呼。而肖时钦高兴的真的猛一踩地,一不小心竟然踩爆了粉丝飞下来的气球,于是肖时钦开始狂踩气球以表兴奋。

    而在隔音比赛室里,先出来的是黄少天和喻文州,黄少天脸色通红,一出现在视野里就准备开始放嘴炮,结果在走下阶梯的一瞬间腿却一软,眼看就要亲吻大地了,还好喻文州一个眼疾手快给扶着,而脱力的黄少天再也扛不住了,抱住喻文州开始激动的说话,眼角闪出泪花,来来回回重复着一句话:
    “队长队长!我们是总冠军!总冠军!”
    喻文州咧了咧有些干的嘴唇,嘴角溢满了温柔,眼角也充满了抑制不住的喜悦。
    “嗯,少天,总冠军!”

    接着出来的苏沐橙抱住外面的楚云秀,两个姑娘边哭边笑着,晶莹的泪光透着激动的心情。
    所有人雀跃着,每个人都掩饰不住那喜悦的笑。

    而叶修,当他看到两个大字闪现,在他意料之中,然而他还是怔住了,直到黄少天出来,他才反应过来,看看旁边高兴得上蹿下跳、猥琐的不成样的方锐,又看看激动到颤抖的李轩,他习惯性的摸摸口袋,而又再一次想起场馆禁烟这回事。苏沐橙跳着到叶修跟前,漂亮的脸颊因为兴奋而变得通红。
    “总冠军呢。”
    “是啊,”叶修笑着,低头看着沐橙:“打得不错,发挥很好。”
    沐橙笑笑:“那当然,总冠军嘛。”
    叶修也笑了:“是啊,总冠军啊……”

    小蓝,他一定很高兴吧。

    叶修看了看大屏幕,又看向人群。
    人群里人头攒动,人影恍惚,叶修还是盯着观众席,灯光洒在他的眼角里,他的目光不知不觉带着柔光,仿佛揉碎的星点,而星点则小心翼翼地柔化了他不可一世的锋芒。
    他注视着某个人,专注而虔诚,一个目光仿佛倾注了整个生命一般。
    倾慕的、喜悦的、兴奋的、激动的、盲目的、压抑的、贪恋的、无奈的、冷静的疯狂的、炽热的、平静的、热烈的、温柔的、模糊的、清晰的、幸福的、痛苦的、清醒的,还有执迷不悟的,近乎矛盾的情绪犹如各色染料混合在一起,绘出这无法用一个词语准确形容的目光。
    然而实际上,叶修什么也没注视。
    或者说,那复杂的目光终究没有找到那双本应与之契合的双眼。
    叶修叹了口气,很轻,轻的仿佛只是一片羽毛飘落;又很重,重得连灵魂都在颤抖。
    叶修收回目光,看向喧闹的队员们。沐橙将这些尽收眼底,她看着叶修,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

    深夜,灯火阑珊,叶修安静的点燃烟,落地窗外各色灯光参差不齐、随意洒落,雨点轻敲着窗户,叶修将手轻触窗,烟悄悄燃烧着,一缕灰烟轻轻缭绕,模糊了叶修的视线,恍恍惚惚中,一阵衡芜袭来,一个人影仿佛映在了玻璃上,那是个清秀的少年,眼睛尤其的清澈,细碎的刘海随意掩了掩眉眼, 轻轻的笑着,嘴角仿若有阳光一般,只是一个虚影,却让人无比温暖。
    叶修收回手,嘲讽的摇了摇头,轻轻拉上了窗帘,叶修翻身上床睡去。

    梦里,桥陌花开,雪絮纷飞。
    闻有衡芜香,似有故人来。
                        【二】
    那是2024年的春天,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兴欣,挑战赛总冠军。
    兴欣众人回到网吧继续备战第十赛季比赛。
    叶修搓揉了下手指,在陈果的眼刀威胁下,叼了根烟,走出了网吧。
    叶修吐出一口浊气,靠在一棵树下。

    “那个,请问……”

    一个清澈的声音从叶修身侧响起,叶修拿烟的手稍微颤抖了一下,他自己都奇怪,这声音似乎有某种熟悉感。
    叶修转身,看着说话的人,是个清秀的少年,细碎的刘海稍微掩了掩眉眼。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了,世纪大厦怎么走啊?”
    语毕,少年从手上的便条上抬起头来,看着叶修。
    四目对视间,少年清澈的眼睛毫无保留的展示在叶修眼中,叶修怔住了。

    那眼睛中似乎掺入了阳光一般映着点点金光,黑色的部分又如浩瀚的宇宙一般,星河流转、光点零落,清澈的,深邃的,叶修甚至看到了映倒在对方眼睛中的自己。
    “那个,你……你是,叶秋大神?!哦不,是叶修大神!”
    少年带着激动的清澈声音总算让叶修回过神来,叶修突然觉得少年很蠢萌,调戏似的说:“哟,荣耀粉啊,还是哥的粉丝?”
    少年顿时一幅冷漠脸,一板一眼说:“不,我是蓝雨粉,我粉黄少天。”
    叶修突然觉得这少年很好玩,于是接着不要脸的说:“唉,人长得挺不错的,怎么就瞎了呢。”
    叶修看到少年一幅无语的表情,叶修心情大好,拍拍少年的肩,挑了挑眉毛:“看你是荣耀粉的份上,荣耀教科书亲自送你上公交车,你这个方向是刚好相反的,走去要半小时。”
    少年一脸难以置信翻看地图册,终于悲剧的发现自己走反了。

    “坐45路公交车,在世纪大厦下车就可以了,下车之后你就看得见世纪大厦了。”
    少年向叶修微微鞠了个躬,面色感激的一个劲儿的感谢叶修。
    叶修将手交叉抱在胸前,手指点点手臂,像是打什么算盘似的,笑得狡黠的说:“那感谢的话,不如你告诉我,你荣耀ID,我觉得你声音熟悉得很,说不定我们碰到过呢。”
    少年突然微微一笑,那笑里藏着阳光一般温暖,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更像有水掺揉一般了:“岂止碰到过啊,君莫笑,还抢过野图呢。”
    叶修眼睛微微睁大,笑意更深了:“该不会……”
    少年接着笑着说:“在下蓝河,大号蓝桥春雪。”语音刚落,公交车来了,少年拍拍叶修肩膀,笑容仿佛在说“你没想到吧哈哈”,本来清秀的脸颊突然就带了几份……额,蠢萌。
    “叶修大神,十赛季加油,只输给蓝雨就可以了,再见,我走了。”
    少年快步走上公交车,公交车咔咔响,叶修反应过来时,公交车转过街角,消失在了视线里。
    小蓝啊……真没想到啊……
    叶修看看右手,摊开,又握紧。
    所以叶修第一次见蓝河本人,绝对是一场美丽的意外,不管是对他,还是对蓝河。
   
    而另一边的蓝河,许博远,偷偷捂嘴笑,后而换为大笑,一旁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许博远高兴透了,不为遇见叶修,而是最后叶修那个掩饰的惊讶,没想到在荣耀里被欺负的惨惨的许博远,有朝一日能在现实中欺负一把叶修。
    这叫什么,小人得志。

    叶修回网吧就被陈果教训了一番,身为队长出去偷闲,而叶修居然没还嘴,笑得一脸……额,用唐柔的话叫匪夷所思,用魏深的话就叫淫荡。   
    晚上,叶修上了荣耀,他知道蓝河这个帐号卡已经被上交公会了,于是他径直走去了神之领域,刚巧蓝桥春雪就在。

    “哟,小蓝,白天耍我耍得很高兴嘛。”
    叶修带着调戏意味的声音从许博远耳麦中传来,许博远笑笑,同他说了起来
    “叶修大神不训练吗?”许博远问。
    “当然要啊,先来慰问慰问你啊。”
    “我怎么知道找个人问路就找上你了,再说你开始也没问我ID啊,最后才问的,这怎么能怪我呢?”许博远一幅得意脸。
    叶修笑笑,居然在哥面前嚣张,“小蓝同志,你还是我们兴欣的首席保姆呢,这次是准备跳槽到兴欣的?”
    “什么保姆!!!我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魂,绝对不可能来兴欣的!”许博远说得咬牙切齿。
    “那……”叶修转了转眼珠,露出一幅心脏笑:“你来我们市干嘛呢?”

    然而许博远同志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在某心脏的陷阱里。豪不知情的回答到:“我是去世纪大厦办明年的出国手续的,我户口在这,但我3岁的时候全家就迁到我现在读大学的城市了,所以我完全不知道路啊……”
    “出国?”
    “嗯,出国留学。”
    叶修抽了抽嘴角,突然想起了罗辑。
    “哪所大学?”
    许博远清清嗓子,以表示他的郑重:“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

    苏黎世是许博远最喜欢的外国城市,不仅是宜人的环境,更有无数男生心中的圣地:班霍夫街,金融圣地。
    苏黎世,叶修当然知道,欧洲亿万富翁都市。
    “现在年轻人都这么厉害啊,我说小蓝,你这么厉害,本名叫啥啊?以后你出名了,我也好显摆一下啊。”
    “本名啊,我叫许……等会儿,叶修你居然套路我!!”
    “怎么会呢,小蓝同志,呵哈哈。”叶修丝毫没有被揭穿的不好意思,反而一脸心脏笑。
    许博远哼了一声。一本正经的说到:“就算我告诉你我的本名,我也不会跳槽去兴欣的!”
    叶修一口水喷了出来,这……小蓝的思路发散线路……有点清奇啊……
    叶修无奈笑笑:“那个小蓝啊,你想多了,我其实没这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这下把叶修问到了,总不能说我一时兴起想问就问了吧。
    于是叶修一横,只能背锅:“好吧,我是这意思。”说完,叶修重回一脸心脏笑,接着用调戏的调调说:“那小蓝,来兴欣吧。”
    许博远翻了个白眼,说:“大神,能要点脸吗?”
    叶修压着声音笑了,突然许博远清澈的声音带着耳麦的镃镃声传来。

    “大神如果要我本名的话……”

    “嗯?”叶修的手竟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如果大神是十赛季冠军,我就暴本名。”
     叶修手抖的更厉害了,一向群嘲语音随便开的他,此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博远没有用语音了,迅速的打下一行字:“那大神,没什么事的话,我先下了。”
    于是许博远就迅速下线了。
    叶修怔住了,继而换作微笑,唇角充满连他自己都未留意的温柔。
    他轻轻敲下键盘,一个字出现在对话框里:

    好。
                       【三】
    2025年夏天,昼长夜短,夏日鸣蝉,兴欣,第十赛季总冠军。
    许博远在观众席上,呆呆的望着场上的叶修,叶修面颊有些苍白,手似乎在抖着。
    许博远周围的人都尖叫着,兴奋着,欢呼着,一片混乱而喧哗。
    而许博远只是静静地坐着,静静地注视着他。

    注视着他习惯性的摸摸口袋却什么也没摸到,注视着他被兴欣众人围住,注视着他手指脱力差点摔了奖杯,注视着他和兴欣众人一同举起奖杯。
    许博远的目光很轻柔,如晨曦,静静洒在偶起縠纹的湖面上;又如轻风,悄悄拂过不染尘世的脸颊旁。 清澈的双眸,仿佛能看到深邃宇宙烂漫星空;温柔的笑容,仿佛能看到春暖花开万物蓬勃。
    他的目光专注而虔诚,仿佛倾注了整个生命一般。
   
    坐在许博远旁边的笔言飞看呆了,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
    突然,笔言飞想起了那些女生形容许博远用的话了。
    温柔款款,让你愿意托付感情而不怕被伤害。而被他爱上的人,是何其幸运,因为那个被爱的人,将拥有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世温柔,永生虔诚,他郑重的保证,有他在,这个世界,都在。
    老蓝一定是恋爱了,笔言飞心想。
    那一瞬间笔言飞的脑海被各种八卦问题冲击了,比如老蓝你是不是恋爱了,对方是谁,难道在现场,下次牵出来见见,脱单都不告诉我们……诸如此类的问题,但到最终,话到嘴边却忘了个干干净净,非常奇怪的是,取代这些问题最终出现在笔言飞脑海中的,竟是一句话: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笔言飞觉得自己要去医院检查一下了,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就在笔言飞怀疑人生时,许博远开口了:“二笔,问你个事儿。”此时许博远终于把目光收回了,台上正在颁发冠军戒指。
    笔言飞打了个激灵,声线不由自主的颤抖:“你,你问吧。”
    许博远似乎没察觉笔言飞的不对劲,静静看着场中间,语气都轻柔了几份:“二笔,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笔言飞闻言,如当头一棒,不过也好歹缓了口气,至少他没猜错。笔言飞双手拍在许博远肩上,吓了许博远一跳,笔言飞用自以为无比认真的语气说:“老蓝,喜欢就去追吧,兄弟支持你。”
    “谢谢你,二笔。”许博远真诚地笑笑。
    “不过啊……”笔言飞的表情突然变得极其猥琐而八卦:“你看上谁啦,说说看呐~~嘿嘿~~”
    许博远翻了个白眼,给了笔言飞一眼刀,没理他。
    “哟,老蓝,你该不会害羞了吧?~~”
    “滚,我才没有!”许博远脸红了,别过了头。
    笔言飞继续不要脸的调戏着许博远,浑然不觉许博远逐渐变红的耳根。
    “其实……”许博远突然说话了,笔言飞好奇的看着他,等着他说话。
    “其实,我喜欢上的,是个男的。”

    1,2,3。

    笔言飞的瞳孔放大,一脸难以置信,话语磕磕绊绊:“不对啊老蓝,你怎么会直接把这种想法就告诉我了呢,你不是一直脸皮比较薄吗,这么直接我都不适应……”说到这,许博远就又给了笔言飞一记眼刀,笔言飞才恍然:“哦,我知道了,你早就有这想法了对吧,不然你不会这么直接告诉我的,对吧?”
    许博远重重的点点头,向自己好友真诚的笑了。从大一开始的好友,对他已经无比了解,仅仅通过一个目光都能敏锐的察觉到他心中所想的。
    许博远觉察到自己心意到底是什么时候?他记不太清了,只是记得当时自己索然无味地上着荣耀,一遍一遍的看灰下去的君莫笑的头像,而且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这样做。
    直到那个头像突然亮了。

    噗通,噗通,噗通。

    不是任何游戏音效,是他自己的心跳声,不停的响。
    许博远迅速拔下账号卡。他将自己扔在床上,本来就容易炸毛的他,此刻更是脸颊绯红。
    那一瞬间,许博远的明白了,自己对这个人,产生了别样的感情。
    心跳声越发强烈,噗通噗通,在漆黑的夜晚,许博远的心却绽放着烂漫心花,缤纷色彩渲染了他的内心,阳光普照他的心窝,即使是布满灰尘的角落也被照亮,万里心路,此刻,竟遍地红妆。
   
    这,就是所谓爱吧。
    爱,竟是这般温暖。
    他,喜欢,叶修。
    夜晚万家寂静,灯火阑珊,街道人影阑珊,楼道灯黄昏暗,在这个充满梦幻的城市,冰冷的建筑物里,在不知晓的一个小小角落,终于体会到爱的少年的心,蓬勃生长着,不顾一切的,沐浴阳光的,蓬勃生长着。
             
    这天,叶修退役的消息传遍全国。
    像是有预感般的,当许博远看到电视上直播的兴欣召开记者会时,他立马转身上了荣耀。
    果然,君莫笑的头像亮着。几乎同时的,两个人朝着耳麦说了句“喂”。
    叶修愣了愣,轻轻笑出了声。
    而许博远,脸烧得绯红。
    “恭喜你啊!叶秋大神,总冠军啊!”
    “那是,哥的队长,这冠军多简单啊。”叶修摆出那份招牌欠揍笑。
    许博远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提自己本名这回事,说不定大神已经忘了呢。
    想到这,许博远不由得有些失落。
    我靠,你在想些什么,小女孩儿啊!!
    许博远在内心狠狠抽了自己几巴掌。
    就在这时,叶修的声音响起了:“诶我说小蓝啊,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啊?比如说本名啊什么的。”
    许博远隔着屏幕似乎都看到了叶修那张欠揍脸。他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吐出几个字:

    “许,允许的许,博,博学的博,远,遥远的远,许博远,这就是我的名字。”

    话音落了,叶修那边却小小的寂静了3秒。
    许博远正奇怪呢,结果叶修的声音就混着耳麦的电音穿透了过来,直击灵魂。

    “许博远。” 
    
    许博远颤抖了一下,不,应该是颤栗。可疑的绯红爬上许博远的耳根,像一只被发现偷吃的兔子。
    “嗯。”     
    叶修唇角上扬,顿时笑得极其心脏的说:“还是小蓝叫着顺嘴,小蓝啊,本名我都知道了,来兴欣吧,怎么样。”
    许博远额头上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愤怒标志,刚才的娇羞全部消失,吼到:“大神要点脸行吗?!!” 
    “哈哈。”
    “等下,大神,你不会之后就回来继续玩网游吧?”
    “那当然了,不然干什么。”
    叶修清晰的听到了对方喷水的声音,心情莫名的好。
    许博远又想起了那曾经被君莫笑所占据的恐惧。
    聊来聊去的,曾经的熟悉感又回来,仿佛又会到了那时第十区的君莫笑和蓝河。

    而由于全程叶修笑得太……春光满面,魏深翻了个白眼,无奈摇头,表示叶修没药救了。而包子、陈果都一脸匪夷所思,方锐吓得手上的杯子掉地上都浑然不觉。
    “我靠老叶,你……你中邪啦?”方锐颤抖问到。
    “放屁,”老魏深邃的一笑:“他那明明就是发春了,老夫见的多了。”
    “啥?不会吧,老大你看上谁了?”包子质疑的问。
    唐柔轻轻点点头,莫凡没有说话,但是也向这边望。
    “怎么了,怎么都这么一幅……面如死灰的表情啊?”苏沐橙从一楼上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沐橙啊,你看看叶修。”
    沐橙静静的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叶修,也沉默了。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沐橙叹了口气。
    “哟,各位看着哥干吗啊?”终于反应过来众人在看他的叶修说,就连那副鬼畜笑都没来得及收回。
    “虽然哥知道哥长得帅,但你们不用……”
    “叶修。”
    陈果打断了叶修,兴欣众人一齐向叶修靠拢,每个人都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叶修,老实交代,是不是脱单了?”
    闻言,叶修愣了三秒,而后很不给面子的心脏笑,勾着唇角说:“暂时没有。”
    “暂时没有?什么意思?”陈果一脸疑惑。
    “就是说,”沐橙搭话了:“已经有了追求对象……”
    “只是还没追到。” 老魏十分不以为然的补刀。
    “也可能是完全不知道怎么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方锐再补一刀。
    叶修依旧那副心脏笑,然后猛拍了方锐和老魏的背。
    “哥告诉你们两单身狗,”叶修笑得让方魏两人毛骨悚然:“看哥火速拿下,然后牵来天天秀给你们看。”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