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紫

【叶蓝】此生不渝(下)

*大量私设,小蓝私设是理工
*微虐,BE,已完结
*作者第一次写文,有不对的地方请一定要斧正啊,感谢各位大佬(^ω^)
----------------------------------------------------------------
                        【五】
    8月中旬,许博远开始收拾东西了,他今年要去苏黎世留学了。
    许博远看看清澈的天空,蓝色映照在他同样清澈的双眸中。

    不舍,留恋。

    他从三岁就在这座城市,时光随雨水洗刷着他的一生,挫折、跌倒、坚持、欢喜、奋斗、成长和信仰一同蓬勃生长着,自己从那个小小的孩童到现在的青年,这所城市陪他一同长大,现在当真要离开,真心不舍。
    不舍的,还有荣耀。
    他已经辞了蓝溪阁的职务,好在公会并没有让他上交蓝桥春雪的账号卡。
    虽说外国也是可以玩荣耀的,但是终归是少了些许在中国的氛围。

    而且,还少了那个人,叶修。

    笔言飞也要出国,而且也是同一所大学,只不过笔言飞由于家庭原因,不和许博远一起去,看着许博远一脸纠结,他一下就明白了,拍着许博远的肩说:“老蓝啊,去表白吧,给叶修。”
    笔言飞的话正中许博远的纠结处,笔言飞叹了口气接着说:“不表白的喜好那算什么爷们儿,他就算拒绝了,也他妈无悔了!”
    本来许博远是要在荣耀里表白的,但是一个电话冷不丁的打了过来。
    那是个陌生号码,许博远下意识按了接通。

    “喂?”

    对方半天没作声,许博远都想把电话挂了来着。

    “小蓝,是我。”

    许博远心里一颤,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叶,叶修大神?!你是怎么知道我电话的?”
    “找手残啊。”
    原来是喻队。
    “那个,有什么事吗?”
    “小蓝,你什么时候启程去苏黎世?”
    “明天,怎么了?”
    “再怎么说你作为我们兴欣的首席保姆,哥这兴欣前队长也得去送送你啊,再说哥的航班又比你晚是吧……”
    “别跟我提保姆那回事,不对……什么你的航班?什么意思?你不是要带国家队领队吗?难不成……”
    “是的,最终确定在苏黎世比赛。”
    许博远已经高兴的要跳起来了。

    第二天,飞机场。
    许博远拖着皮箱,站在侯机厅里,他在笔言飞的坚持下穿的相当……额,青春。白色衬衣随着轻风稍稍飘起一些,锁骨隐隐约约露出,卡其色休闲裤更显出修长的双腿,本来他就长得几份清秀,再加上这身装扮,更是一种青春美少年的节奏。
    手机响了。
    “小蓝,在哪呢?”
    “哦,我在侯机厅,就是有个麦当劳旁边。”
    “好,我看到你了。”
    嗯?
    许博远回头,一眼认出了叶修,叶修高他半个头,显然也是特别打扮了的。头发理整齐了,叶修穿着一件蓝色纯色衬衫,一条牛仔裤,一点都不是他平常的风格,其实全是沐橙配的。
    “叶修大神。”
    “哟,小蓝。”
    于是,莫名其妙陷入安静。
    “大神……”“小蓝……”
    两个人异口同声,不由得低低笑了笑。
    “那我先说吧小蓝。”
    小蓝点点头,其实此刻心脏叶有一种莫名的预感,所以他要先说。
   
    “小蓝,我今天来,不仅是为了送你,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我要告诉你。”

    “我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对你,有了不同的心情 或许是绝色在兴欣时,或许是在和你做交易时,或许更早,在你第一次告诉我你是蓝河时。那时我还没有察觉,直到那一天,我们初遇,在对上你的眼睛的一瞬间我就明白了,我对你的这份感情。”

    “来的时候沐橙让我背了好多表白的话,我现在一句也不记得了,但我要告诉你,我喜欢你,你是我喜欢的第一个人,也是唯一一个。”

    叶修说完了,就算是面对一对三都没有手抖过的叶修,此刻手却在颤抖,就算是这位荣耀大神在表白时也不由得紧张,紧张到颤抖。
    躲在一旁的兴欣众人没有人说话,沐橙默默替叶修抹了一把汗。
    所以叶修紧张也是有道理的,毕竟他现在这事儿,对方是男性,要是搞的不好,叶修被打都有可能。
    完全不知道叶修是来向男人表白的兴欣众人,在刚看到对方是个男人时都吓傻,枉是见过不少世面的老魏也吓呆了。
    而许博远,他低着头,叶修看不清他的眼睛,也不知道他的反应。

    叶修心里一沉,完了,他想。

    看许博远低着头,叶修还是试探性问出口,声现复杂,有隐忍,有失望,更多的则是温柔和倾慕。
    “小蓝?”
    许博远仍未抬头。
    叶修慌了,即使是不可一世的他现在也顿生一种无力感,这种手足无措让他的心很慌。即使是能说会道如叶修此刻也只能节节巴巴的吐出几句话:
    “小蓝小蓝,对对不起,是,是我太唐突了,让你犯难了,你要拒绝就随便说,啊,不对,呸,总之总之……”

    “噗嗤。”

    正在叶修这辈子最纠结的时候,突然从低着头的许博远穿出一声突兀的笑声,叶修愣住了,许博远猛一抬头,叶修看到许博远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就明白了,自己被耍了。
    许博远当真是一直在憋笑,都快憋出内伤了,还笑得眼泪直流,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身体都在颤抖,他颤颤巍巍地说:“大、大神,原来你也可以这样啊,哈哈哈哈哈……”
    叶修一脸黑线。
    果然,心脏自有报应时,活该。

    许博远看叶修黑着一张脸,总算是抹了抹笑泪,恢复了正常的微笑。
    但这微笑中,藏着更多的东西,某种名为爱的混合物。

    “叶修。”

    许博远郑重的交出了这个名字,轻轻的,又重重的。
    他看着叶修,目光中就已经满含了他的心情。爱慕,温柔地在两人目光中传递着,热烈而忠贞,豪不掩盖,豪不躲藏,仿佛对方就是全世界。
    能拥有你,我已无求。
    叶修笑了,不是欠揍笑,不是心脏笑,而是一个纯粹的笑,因为格外幸福,因为格外欢喜而单纯的笑着。
    一个目光,我已明了。

    “我爱你。”

    许博远轻轻的在叶修脸颊上亲了一下,两人的耳根都变的通红。
    叶修闭上眼睛,同样轻轻地吻了一下许博远的额头。
    “请乘坐飞往苏黎世的CH1470航班的顾客注意,还有十五分钟将关闭检票口,请还未检票的顾客抓紧手时间,谢谢。”
    “飞机要走了。”
    “嗯。”
    “那我先走了,网上聊。”
    许博远还挂着红着的脸,小心翼翼的拉皮箱。
    叶修向前一步猛地将许博远送入怀中,紧紧抱住他,而又小心翼翼地像是在保护自己的生命。
    “一路顺风。”
    “嗯,放心吧。”

    随着飞机轰鸣声响起,飞机启程了。
    而一边,兴欣众人都是一副八卦脸,每个人的脸都写满了呼之欲出的“嘿嘿嘿”。
    “抱得千金归啊,老叶,牛得很啊。”老魏一脸猥琐。
    同样猥琐的还有方锐:“哟,可以啊,我们都以为你要失败扫地回家并被赏十几个耳光了呢,居然成功了。”
    “叶修,”沐橙总算是比较正常的了:“他是谁啊?”
    对啊,是谁啊?
    其实这才是众人的关键问题。
    “唐柔,包子,你们认识。”
    被点名的两人就更懵了,在确认不认识之后,两人坚定的摇头。
    叶修一脸心脏笑,用嘲讽的口气说:“十区刚开服那会儿,有个叫蓝河的记着不?”
    听他一说,连沐橙都记得了。
    “我靠,那都多久之前了,那会儿就惦记上了啊,禽兽啊你!”方锐再次被某心脏叶给吓到了。
    事实证明,叶修的心,真不是一般的脏。

                       【六】
    刚表白成功的叶修同志本来应该很喜悦的,但是不知为何,他总有种不安。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心怦怦直跳。
    “你他妈那纯粹神经过敏,表白成功出乎意料兴奋过度。”老魏不以为然如是说。
    叶修点点头,也觉得自己想多了。
    窗外灰蒙蒙一片,大雨将至似的,夏季的热气在大雨前显得闷闷的。
    “我靠,这破天气要磨死人。”陈果队着窗外埋怨到。
    “下面播报一则紧急新闻。”
    电视里女主持的声音一响起,叶修的心就不停的噗通噗通直跳。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今日上午九点从我国g市起飞的前往苏黎世的CH1470航班在飞至西班牙上空时遇强气流,不幸坠落,全机包括空姐和机长在内245人全部遇难。”

    “咔拉”

    叶修手中的玻璃杯掉在地上变成了碎片。
    那是,小蓝的飞机。

    大雨倾盆。

    在那之后,叶修就听不见了。电视里的广播员还在说着什么,他听不见了。外面开始下雨,哗啦啦的雨水声,车轮声,喧闹声,沐橙张着嘴拉着他在说什么,魏深居然一脸正经的冲他吼着什么,包子从后面扯住他,被他拉开了,方锐、唐柔、莫凡拦在网吧门口,被他拉开了,方锐在吼着什么?从没见过他这么愤怒。
    叶修冲进雨里,上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开着,疾驰而过,雨水与飞驰的车轮碰撞摩擦发出什么参差的声音。
    他说了什么?他只记得嘴唇在动,出租车师傅说了什么,他听不见了。
    车停了,出租车师傅举着伞,送着他往前走。

    这是哪?
    这些人都在说些什么?
    他为什么在这儿?

    多久过去了,叶修不知道。出租车师傅说了什么之后就走了,紧接着苏沐橙、陈果、包子、老魏、方锐、唐柔、莫凡都来了,为什么他们来了,还都很哀伤的看着他。
    这个地方陆陆续续进来好多人,叶修知道很喧闹,但他听不见。
    一个小伙子进来了,貌似是个管事的。他的嘴一张一合的,貌似一种在说着什么,叶修是一句都听不到了。
    只是每过一下,就会有人突然跪倒,捂脸仿佛在痛哭。
   
    这些人为什么这么伤心。

    “许博远。”

    三个字清脆的被念出,叶修灰暗空洞的眼睛突然一颤。
    他听到了。
    是的,他一直清晰的听到着。

    沐橙说,叶修,不要走,我只剩你一个亲人了,哥哥!
    魏深说,老叶你给我站住,怂个屁,你还有我们兴欣!
    方锐说,叶修你他妈还没给兴欣扩招呢,还没带领国家队,你不准走!
    电视上的女播音说,请遇难人员家属前往飞机场。
    出租车师傅说,小伙子节哀顺变,不要郁结于心,身体要紧。
    而他,叶修说,师傅,去飞机场,要快。
    他为什么要来?
    因为这里有他的生命,他的全世界。
    小蓝!!!
    啊!!!

    叶修本来站着的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一路上他自欺欺人,又何尝不痛苦?
    直到许博远三个字从空气的空隙中穿过来,如当头一棒般打在他的头上,颤抖了他的灵魂。
    他的小蓝,他的许博远。
    就这样消逝了。
   
    兴欣众人赶忙去拉他,莫凡和方锐一起把他按在座椅上,叶修煞白的脸更加惨淡,他低着头,也不作声。
    沐橙担心的看着叶修,想说什么,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
    “沐橙……”
    叶修的声音格外沙哑,听到这一声的陈果不禁颤抖。
    这是怎样一个直击灵魂的声音。
    “嗯,我在。”沐橙抹了抹呼之欲出的眼泪,强作欢笑着回答。
    “我走出兴欣时,你,喊我什么?”叶修静静的看着沐橙,瞳孔空洞而苍白,目光完全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暖意。

    这样的目光,苏沐橙只见过出现在叶修眼中两次。
    第一次,是沐秋死时。
    第二次,就是现在。
    而不同的是,这一次与上一次相比,充满了绝望。
    这目光中的绝望是那般深沉,让人如入冰窟,让人灵魂都在颤抖。

    沐橙颤抖的回答着:“哥,哥哥。”
    “嗯,”叶修强扯出一丝不含任何笑意的笑:

    “妹妹。”

    苏沐橙的手颤抖了一下,随即泪珠成串掉落。
    并不是因为激动或是喜悦,而是因为,这一声“妹妹”中,把叶修的内心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传达给了沐橙。
    悲痛、挣扎、绝望一齐涌入沐橙心中,压抑的情感如潮水般涌来,似溺水般的血呛鼻腔,沐橙没有忍住,失声痛哭。

    叶修看着沐橙,没有说什么,只抬头望着天花板,莫凡和陈果轻轻地拍着沐橙的背。
    突然,叶修感觉到有滚烫的液体从眼中流出,划过脸颊,像刀子割伤他的脸。
    是……泪吗?
    他有多久没流过泪了?他想着,摸了摸滚烫的液体。
    他的右手指尖竟染上了红色。
    包子吓得叫了出来,兴欣其他人看过来也吓得了。

    是血,流的不是泪,是血!

   一行人手忙脚乱地擦着叶修脸上的血,叶修还是那副如木头般木讷呆滞的表情。
   陈果重重地叹气,又重重摇了摇头。
   “叶修。”
   一个同样充满绝望的声音响起了,少年拿着个盒子,脸上明显有泪痕。
   “笔言飞啊……有什么事吗?”叶修轻轻地回答着。
    笔言飞从盒子中取出一张纸,递到叶修面前,缓缓地说到:“这是飞机上保险柜里锁着的,遇难者在飞机上写的遗书,老蓝他……有一份是给你的。”
    叶修的心微微一颤,冰冷的手冰冷地接过那张冰冷的纸。
    白纸黑字,清秀的字迹一刀一刀镌刻在染上泪滴的纸上。

    叶修,如果你看到这张纸,那么多半我已经死了。当时我上飞机我就觉得很忐忑,没说想到还真是要坠机了,可能这就是倒霉吧。哎,空姐说还有一分钟就要装箱了,人一急语言就混乱了。
    先从头说起吧,我最开始喜欢上你,是在2023年初,那会儿公会勾心斗角,让我差点就放弃荣耀了。但是当时,我看到了你的名字,君莫笑,我知道你是叶秋,我想了,你在这个年龄被嘉世逼着退役(黄少天告诉我的),还在坚持,还要复出,我有些惊讶,更多的,是感动吧。我在荣耀上问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荣耀吗?你的回答是,荣耀,不仅仅是个游戏,那是你的荣耀。
    当时我的心跳漏了一拍,然后猛烈地跳动起来,突然回忆起最初喜欢荣耀时的心情,那种单纯的快乐,我喜欢荣耀。
    那时,是你让我想起了我的荣耀,也许就是在那时,我悄悄地喜欢上了你。
    叶修,我爱你,你就是我的荣耀,带我走出深渊,带我纵然背负荆棘也要蜿蜒前行,    叶修,你就是我的荣耀,带我走出深渊,带我纵然背负荆棘也要蜿蜒前行,使我步履坚定,使我为活在这世界上而感到欢喜。
    我多么希望还能与你再共度无数个春秋,与你看无数次繁花似锦。但是这样的结局,我也绝不后悔,就算我死后有什么神来告诉我,因为爱你所以才让我命丧于此,我依然会毫不犹豫、奋不顾身地去喜欢你。
    叶修,我走后也要好好活着,带着我的那份一起活下去,照顾好我的父母,我在给他们的信里写了你的事。
    叶修,我好想去苏黎世啊,可惜没有机会了,国家队比赛时,你带我去吧,顺便世荣赛加油!
    到此为止吧。
    叶修,我走了,不要怪我,再见了。
    叶修,我爱你,此生不渝。
                                       小蓝 许博远

    空气里充斥着静默的气息,悄悄地将死生相隔的亲人的留下的最后的爱传递着。
    叶修看完了信,笑了,笑得很轻。他抬头看着笔言飞,他在笑,很温柔的笑,一个笑容仿佛蕴藏着强大的力量,那种足以抵挡生死的力量。
    叶修低头,又小心翼翼地擦拭干沐橙的泪水,沐橙看着叶修的笑,她一下子整个人一松,缓缓地舒了口气,轻轻地笑了。

    “既然小蓝要我好好活着,”叶修站起身来:“那么,我就带着他的那份,一起活着。”

    老魏听了,愣了三秒,猛拍了叶修的肩,说:“说的好老叶,就是要拿出这副不要脸的劲头来!”
    兴欣众人都舒了口气,总算放心了。
    “笔言飞,带我去见小蓝的父母吧。”
    笔言飞重重地点点头,带着叶修想另一边走去。

    小蓝,我绝不怪你。
    小蓝,你才是我的荣耀,让我疲惫的心再次跳动,让我纵然前途坎坷也要孤身一闯,给我无上的力量,给我在这世上最灿烂的光耀。
    小蓝,我会带着你看遍枫叶满山,我会带你看遍花海烂漫,无数个日生日落、昼夜变幻,无数个春生秋落、流年轮转,我都会陪你一起看。
    小蓝,我爱你,此生不渝。

                         【七】
    那一年,风声浅浅,沐橙婚礼。
    雪白的婚纱圣洁而庄重,沐橙的长发被轻轻盘起,她小小的脸上因幸福而染上淡淡的红色。
    “沐橙。”
    叶修站在沐橙身后轻轻唤着,沐橙回头甜甜的笑了。
    “哥哥!”
    “哟,你别,太折煞哥了,沐秋万一来找哥算账才真是……”
    “噗嗤。”
    沐橙轻轻地笑了出来,明亮的双眼轻轻抬起,笑着看着叶修,轻轻说:“你不也习惯了吗?”
    好吧。叶修无奈笑笑。
    “紧张不?”
    “有点,但是更幸福。”沐橙的笑里揉着幸福。
    “那家伙要是敢欺负你,你就给哥说,哥保证教训他。”
    “好啦,不会的。”
    “那,去吧,他在等你。”叶修轻轻拍了下沐橙的肩,沐橙挽着叶修的手,小心翼翼的向外走。

    叶修郑重地挽着沐橙的手走在红地毯上,步履坚定。
    “请新娘哥哥将新娘托付给新郎。”
    叶修将沐橙的手轻轻地而郑重地放在莫凡手上。
    “莫凡,我妹妹的后生就叫给你了,要好好待她。”
    “嗯,我会的。” 一向寡言少语的莫凡郑重地回答。
   
    沐橙眼中眼泪翻滚,好不容易才压回去。
    妹妹,妹妹……
    请让我再叫你一声,哥哥。

    “沐橙,莫凡,要幸福。”
    “嗯。”
    沐橙轻轻地扯了下叶修的衣角,小声说:

    “你也要幸福啊。”

    叶修笑笑,退出场中。
    叶修将右手轻轻放在左胸心脏的位置。
    我知道的,我一直都幸福着。
  
    他活在我心中。

    叶修六十岁那年春天,坐在院子里,阳光小心翼翼地洒在他的脸上,他坐在一棵树下。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油绿的树悄悄的改变了形状。
    树影恍惚,他眯着眼睛,风从他耳侧吹过,一个清澈的声音突然从身侧响起。
    “那个,请问……”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了,世纪大厦怎么走啊?”
    叶修瞳孔,心突然开始噗通噗通地跳了起来。
    他笑了,一如初见,你我少年时。
    少年目光浅浅,温暖如春,清澈的眼睛仿若能看见深邃的宇宙。

    他看到少年眼里的他。
    少年看到他眼中的少年。
  
    “ 在下蓝河,大号蓝桥春雪。 ”
    “ 大神如果要我本名的话…… ”
    “ 如果大神是十赛季冠军,我就暴本名。 ”
    “ 许,允许的许,博,博学的博,远,遥远的远,许博远,这就是我的名字。 ”
    “ 大、大神,原来你也可以这样啊,哈哈哈哈哈…… ”
    “ 叶修。 ”
    “ 我爱你。 ”
    叶修,我爱你,此生不渝。

    小蓝,我爱你,此生不渝。
  
    叶修向前一步,紧紧抱住许博远。
    从此,再也不要分开。
    “大神,我来接你了。”
    “嗯。”
    叶修低头,轻轻地将嘴唇贴在许博远的唇上。
    迟来的吻。
    最后的吻。
    永生永世的吻。
    我爱你,此生不渝。

    那一天的春日骤然雪絮纷飞,春雪漫天,世人惊叹。只有很少人知道,有个少年,蓝桥春雪,被另一个人,用着生命在爱他。
    叶修卒于2057年,满天春雪散落一地,他一生未娶。
   


  
   

   
   
   
   
   

评论(9)

热度(41)

  1. 血樱雪筱紫 转载了此文字